logo

千城频道 热点舆情 > 正文

痛惜!广州监狱副监狱长叶运洪因公牺牲,年仅51岁

文/图 羊城派记者 薛江华 通讯员 阚淼

那个让人“又爱又恨”的叶运洪走了。10月30日,广州监狱副监狱长叶运洪在清远出差期间,因突发疾病抢救无效逝世,年仅51岁。

痛惜!广州监狱副监狱长叶运洪因公牺牲,年仅51岁

 

就在逝世前一天晚上的11点半,已经发现身体不适的他还“轻伤不下火线”,召集单位一起参与会计业务培训的5名同志在自己的房间谈工作。

从警三十年,叶运洪坚守入警初心,从未对罪犯和同事生过气、红过脸,就连最淘气捣蛋的少年犯都愿意被他管教;

他服从组织安排,先后24年在蕉岭、河源、清远、四会等多个监狱任职,婚后大部分时间为两地分居状态;他坚守入党初心,恪守廉政底线,就连在干部任免或岗位调整没能得到“满意答案”的民警都驱车200公里,赶来送他最后一程。

约会迟到的“拼命三郎”

“干好工作是本职,干不好工作是失职!”这是叶运洪经常挂在嘴边的一句话,不管在哪里,“工作狂”都是他的真实写照。虽然交流到广州监狱仅仅三个多月,他却能迅速进入角色,把工作开展得有声有色。

据了解,广州监狱正处于创建示范监狱的关键时期,工地多、任务重、难度大,时间节点赶,这是叶运洪到广州监狱后面临的挑战。

他在工作日记上写下:干一行、爱一行、精一行。刚来广州监狱的一个月时间里,他没回家吃过一顿晚饭,一个人守在办公室,把30个规章制度几乎倒背如流。

由于分管的是财务后勤基建等工作,又恰逢监狱推进十二五项目,为了确保施工进度,叶运洪按“两个小时段”划分了工作时间表,每周一早上集中两个小时进行财务报账签名,剩下的时间都扑在工地上,认真了解施工进度,提出了“确保安全、规范标准、如期交付”的刚性要求。

在叶运洪的严格督促下,原定 110天的施工期缩短为93天 。每个月末,政务公示栏的加班情况公示,他可累计的加班天数均为最高。

痛惜!广州监狱副监狱长叶运洪因公牺牲,年仅51岁

 

10月28日,叶运洪去清远出差接受财会业务培训。去世前一天的培训期间,叶运洪曾出现过两次身体不适,第一次身体不适时他去到医院门口,见好转又回去继续培训;第二次身体不适的时候,是120救护车将其送往医院治疗。

但他深知财务工作的专业性,像一名新兵一样,不愿错过培训的每一节课。

当晚10点多,打完针吃了药的叶运洪见身体无大碍,便离开医院回到酒店。但他没有休息,而是召集同事一起讨论公事,当晚他们聊公事聊到十一点多才结束。

谁也没有想到,这竟然是他和同事们最后的对话。

“我心里不敢想起他,一想就心痛。” 回忆起叶运洪生前的点点滴滴,妻子沈兰英伤心地说。沈兰英是一名公安民警,她说,从没见到哪个人跟他一样,无时无刻不在惦记着工作的事。

两人刚刚认识的时候,叶运洪还在省监狱管理局工作,那会妻子对他的印象除了幽默、阳光,就是他经常因为加班而约会迟到。

两人结婚之后,叶运洪依旧不改认真负责的工作作风,将工作摆在第一位,一心扑在工作上,家距离单位只有两百米,他都一路小跑奔向办公室,每天总是一早出门,回到家已是晚上七八点。

后来因工作岗位调动,叶运洪去了清远、河源和四会工作,有时一两周甚至一个月才回家一次,家里的事情自然无暇顾及。

“他从没有休过假的,在他看来,做好工作不是为了别人,是自己应尽的责任。”妻子身体不好,前年一个人晕倒在家里,他仍然咬咬牙忍住了,没有向组织提调回广州照顾家里的请求。

时间久了,妻子也从一开始不理解到最后默默支持。

羊城派记者翻看叶运洪生前的工作笔记,可以看出他很重视监狱工作,笔记本上密密麻麻写着他对如何开展监狱工作的各种想法、建议,还有一些是学习强国上抄录的语句。

“工作狂”也有铁汉柔情。同事利耀忠清楚地记得叶运洪在办公室里跟家人视频的情形,“他和妻儿聚少离多,为了陪伴儿子的成长,只能晚上加班的时候抽一点点时间跟他视频,给他讲解作业。”

“最没脾气”的暖心人

曾与叶运洪共事六年的省未成年犯管教所(以下简称“未管所”)民警黄晓凤回忆称,叶运洪在未管所曾负责少年犯的吃喝拉撒后勤保障工作,这是谁都不愿意主动接受的累活、脏活。

少年犯非常淘气,经常拿物件堵塞监舍厕所,叶运洪不是自己去通臭烘烘的厕所,就是整日和通厕所、卖猪肉等“臭烘烘”的人员打交道。

但叶运洪并不介意,反而是少年犯淘气时,他会劝管教民警们多点耐心、多些善意去对待这些缺少关爱的孩子。

少年犯抵抗力差,叶运洪每天都要关注天气变化,一有变化就得给他们换衣服,避免他们感冒生病。

“在叶运洪手里,少年犯没吃过一顿冷饭,食堂环境比民警的都好。为保证孩子们长身体,他是克服重重困难保证孩子们每天能吃肉。”

黄晓凤说,他的付出就算是冷血的少年犯也看在心里,监区里刺头少年犯都愿意接受叶运洪的管教,有些挨了处分并限制减刑的少年犯出狱后仍能怀着感恩之心打电话回来,或和叶运洪保持书信联系。

“尤其是非典时期,消毒品、药品非常短缺,当时监狱关押3000余名少年犯,负责罪犯生活卫生工作的叶运洪到处组织货源,一次不落地逐个派发到监区,没有让任何一位在押人员感染上非典,这非常难能可贵。”黄晓凤说。

四会监狱民警宋荣平回忆,叶运洪是一个非常细心、宽容之人。在创建现代化监区工作中,因经验不足压力大,导致自己有次在工作中情绪波动较大。“晚上接到叶监的电话,要么是来安排工作的, 要么是来训人的!”宋荣平回忆,他很不情愿地接起电话,谁知叶运洪只是问他有无空闲一起散散步。

一边散步一边谈心,叶运洪帮新警解压并传授自己的工作经验和方法,宋荣平事后才了解,叶运洪从没对罪犯和同事生过气、红过脸,就算下属做错事,他也会在合适时机通过谈话、分享的方式让对方知错、改错。

在清远监狱期间,监狱临时组建警务督察监管队,一群年轻小伙挤在临时的铁皮房办公,正值七月,酷暑难耐。叶运洪发现后,当天就将自己办公室的空调拆过去消暑,而自己则在办公室里“蒸桑拿”。

不懂“变通”的死脑筋

在叶运洪的办公室有一幅较旧的字画,四个字:德高福厚。无论是河源、清远、四会,还是广州,叶运洪调岗到哪,这副字就一定会挂在他的办公室里。

好几次,有同事建议重新换幅字画或是重新装裱一下,他都婉拒说,这幅字对他有着特殊的意义,形式并不重要。

叶运洪曾在河源监狱和清远监狱均任政治处主任一职,是用人选人、提拔干部最重要的把关人。坚守底线、不懂“变通”也让他成为很多人眼中的“死脑筋”。

利耀忠是一位在监区带班20多年的老民警,也是叶运洪在河源监狱唯一一名警校同学。他曾向老同学表达过自己想进取的想法,但叶运洪不仅回绝了,还和他促膝长谈一番,“虽然当时很想揍他,但其实心里很佩服他”。

说起这位“不通人情”的老同学突然离世,硬汉利耀忠哽咽了许久。与利耀忠有同样“遭遇”的还有清远监狱的林海陆——与叶运洪有着同班、同桌、同乡情谊的铁哥们。

“我们都是五华乡下的孩子,家里都穷,但他每次总能把家里带来的东西分享一些给我,至今都让我感动,彼此也结下了深厚的友谊。”2016年,48岁的林陆海已在基层带班20多年,身体不好,于是就找叶运洪,让其把自己调到会见室去。

“按监狱规定,不到50岁不能调会见室,这是规矩,谁都不能打破!”叶运洪一字一字说得很清楚,林海陆听到这句话后也没了脾气,虽说自己快49了,老同学还是那么固执,不给通融。

“他的眼里只有组织和原则,没个人私心。” 这是羊城派记者采访叶运洪生前同事时听到最多的一句话。

最爱aa制的带头大哥

无论在哪个监狱任职,同事们邀他一起聚餐,他只有一句话“aa制,大家吃得开心”。渐渐地,大家习惯了他的aa制。

在妻子眼中,叶运洪在生活上要求很低,直到他去世前,他还用着已经烂了洞的枕巾,还有磨破后脚跟的警袜,他让妻子补好,理由是“缝缝补补又三年”。

但他的工资却被他洋洋洒洒花掉了很多。老家有哪个孩子读书好,或是考上好的学校,他都是第一个寄去鼓励的红包,如果供不起,他毫不犹豫地接过重任。当年从大山里走出来,叶运洪深知,读书才能改变一个人的命运。(更多新闻资讯,请关注羊城派 pai.ycwb.com)

来源 | 羊城派
责编 | 吴瑕

审签 | 吴瑕

实习生 | 林桁梓

相关新闻